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

新闻动态

机械公民萤火之光:关于贫困,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

发布时间:2020年03月23日

(一)

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9.09万亿元,同比增长6.1%。

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年底的9899万人减少到去年年底的551万人,贫困县从832个减少到今年的52个。

这是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权威数据,这些数字的背后都是我们看到或看不到的人间故事。

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在消灭贫困上取得了震惊世界的辉煌成就,然而“贫困”的梦魇还未从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彻底退去。

关于贫困,我们的认知有多少?

十八线的偏远农村?破败凋敝?穷困潦倒?食不果腹?衣不蔽体?年老体弱?六亲无靠?

没错,这些字眼都能构成我们关于贫困的一丝想象。人总是能很容易看到近处的哀乐,却很少能体会远处的疾苦。

(二)

与宏大的时代相比,渺小的个人是微不足道的;时代的光鲜亮丽,并不能照亮每个个体的人生。

1

施雨,10岁,辽宁人。2017年,施雨是当地小学一年级的小学生,父母离异,母亲离家后一直杳无音信,父亲因病致残,以打零工为生。现在,小施雨跟着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生活,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,仅靠老家微薄的土地租金生活。因家庭缘故,小施雨性格内向交流不畅,在当地学校的帮助下,情况有所好转。

施雨(化名)经常帮忙做家务

2

张澍,12岁,黑龙江人,父母音信全无。小澍唯一相依为命的奶奶也已经68岁高龄,而且没有社保,平时依靠浆洗打零工过活。支离破碎的家庭带给小澍的不仅仅是成长之路上父母之爱的缺位,更有对其心智的影响。

张澍(化名)在接受帮助

3

刘函,11岁,黑龙江人。因早年没有户口,上学比其他孩子都晚,父亲出走,现跟继母住在一起,继母一直抚养善待刘函,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。虽然童年不幸,家境贫寒,但刘函少年有志,聪明懂事,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。

刘函(化名)做家务

4

程超越,10岁,吉林人。超越5岁时,父母离异,没有固定居所。爸爸一直在外做些零工,但也仅供父子俩最基本生活。为了方便照顾超越,一直在外租着一间偏远荒凉且已经动迁的危房。和刘函一样,超越小小年纪就非常懂事,性格热情充满担当,学习成绩优异,还参加了学校的足球队。

程超越(化名)现租住的房子

(因保护未成年人隐私,文中所有姓名均为化名)

(三)

躲在最阴暗角落里的真正贫困,是一种衣食无忧的人永远无法切身体会,却又可以轻而易举让人窒息的贫困。

文中所展现的四个贫苦家庭的群像,只是机械公民这些年来所资助的一部分孩子。

他们的遭遇,不过是众多寒门学子的缩影,在他们的身上,背负着原生家庭砸锅卖铁的负担与出人头地的期盼。与此同时,却在物质保障和社会能力上,远远无法与出身城市中产的学生相媲美,却又面临着相同的竞争。

庆幸的是,也许家徒四壁,也许曾走入绝境,但这些少年很少哭泣,经过生活的磨砺之后,坚强和憧憬显得尤为珍贵。

(四)

自机械公民2011年成立以来,积极履行社会责任,通过多方渠道的帮助,与个别贫困地区的学校保持联系,在校方的协助下,挑选家境贫寒的孩子予以帮助。

每次校方发送过来需要救助的孩子的资料都让我们心酸,但在心酸之余,留给我们更多的思考是仅仅靠资助是不能帮助他们脱困的,还需要更多的解决办法。因为贫困带给孩子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拮据,更多的是教育资源的缺少,精神世界的贫乏,眼界见识的狭窄以及未来竞争力的薄弱,我们需要同社会一道帮助他们找到一条走出泥潭的路径。

因为不是所有的坎儿,都能靠自己迈过去,很多人的人生也没有“战胜困难,获得成功”那么简单。

救助现场

对这些孩子来说,在庞大的国家机器的关注及帮助之下,能够顺利完成义务教育仅仅是第一步。而对于他们的以后来说,帮助他们掌握应对未来社会的竞争力,拥有立足世界的核心能力,具备更广袤的视角,融入更广阔的世界也非常重要和紧迫。

机械公民在这些年的资助之余,也计划致力于利用已有的机器人教学资源开展“烛光益教”,成立益教团队,引入机器人课程,不仅仅帮助这些孩子一定程度上解决物质的困难,也在教学课程的学习上施以援手。

机械公民的机器人课程要惠及更多的孩子,这是在资助这些孩子的过程中越来越清晰的目标。教学资源的普及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,我们希望能慢慢地深入这些贫困地区给孩子们带去新鲜,带去科技,也带去关于未来的力量。

机械公民这些年的公益资助虽帮助了一些孩子,但终究是杯水车薪。

所以在此号召更多机械公民的校区及各地爱心人士:关注贫困家庭,以微薄之力帮助那些正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孩子,不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,我们都要尽可能的让他们的自强不至于成为一场徒劳,这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。

在此,也很想和寒门学子说一句话:即使我们的初始值是一棵被剪成侏儒的盆景,也可以在松绑后尝试站起来,迎着暖阳吐出新芽,笔直地站成一棵树。

<